首页|关于红岩|公告动态|陈列展览|红岩精神|红岩班|志愿服务
网上红岩
  红岩春秋
您的当前位置是: 首页>>红岩精神>>红岩春秋>>正文
 
 
渣滓洞狱医刘石人
2019-10-24 12:22  

1949年4月,因《挺进报》事件被捕的几十名“政治犯”陆续关进渣滓洞监狱,原本狭窄的牢房更显得拥挤不堪。时值春季,疫病流行,通风不良的牢房极易引起流行病大爆发,再加上许多“政治犯”刑伤得不到治疗,情况恶化。难友们提出了强烈抗议,监狱看守也害怕犯人死亡会暴露他们用刑过重会交不了差,于是请求派医生到渣滓洞。

派来的医生是行辕二处总务处检诊所中校医官刘石人。刘石人生于1911年,天津人。1924年他虚报年龄考进冯玉祥办的西北军医学校,因成绩优秀毕业后被推荐到青岛医学院学习。1948年初到重庆,4月,被派到渣滓洞开设分诊所。刘石人为非军统人员,不受徐远举节制。 刘石人本是个不大过问政治的人,刚到渣滓洞时,每次去给受刑者疗伤,他看到那些皮开肉绽的身体还止不住想:“这些人为什么这么傻,都打成这样还不招供。”生性善良的刘石人只是抱着“济世活人”的思想尽心尽责地为“政治犯”们治病。

此时渣滓洞监狱关押犯人已达200余人,却只有一个医生,20来种药品和两只体温表,听诊器还是刘医生自己的。看守特务还苛刻规定,医生看病只能在牢门处的小窗口上询问病情,然后喊号发药,根本不能接触病人,这样的限制引起了刘医生的强烈不满。

一次,一个病人说肚子痛,刘医生怀疑是阑尾炎,要求进牢房检查,却遭到看守拒绝,刘当即与看守长李磊大吵起来,并威胁说要马上调职回城,李磊才答应以后刘医生看病必要时可进牢房,刘石人才有了和革命者进一步接触的机会。

时间长了,刘石人才知道这些“犯人”中有教授、记者,有银行经理,有富家公子,很多人都相当有社会地位,完全不是自己原来想象的那样。经过交谈,他发现他们是一群有理想、有抱负的人。狱中同志也有针对性地对刘石人作工作,使刘石人开始转向同情革命。

有一天,刘石人到女牢诊病,刚走到门口,胡其芬(“11·27”大屠杀中牺牲)假装一个踉跄,象要摔倒似的一下扑到刘石人肩上,同时很快在刘的右肘处塞了一个纸团,当时两个人都挤在门框上,旁边的人都笑起来,刘石人掩饰地说了一句:“好险啦,差一点摔倒了!”迅速地将纸团藏好。看完病配好药,刘石人又把药送到每一个牢房,当到女牢叫病人拿药时,胡其芬主动过来说:“医官,我来为病人服务,帮你发药,医官你也是为病人服务嘛。”接过药的同时,又一张纸条塞到刘石人手中。晚上无人时刘石人展开纸团一看,一张上写着:“医官,听难友说你是好人,难友们需要你帮助的地方很多,尤其是我这个病人,请接受我代表难友们向你致谢!”第二张条子写的是:“医官,拿出勇气来,不要怕!”

从此,刘石人开始为难友传书递信。

1949年3月的一天,看守人员来叫,楼下一室有病人,刘石人赶紧去看。走进牢房,见胡春浦(营救出狱)半躺半卧在床上,盖着棉被,很痛苦的样子,刘石人忙问:“你怎么了?”胡春浦把刘石人的手拉到棉被下说:“医官,你给我摸摸脉吧。”趁机把一个小包塞到刘的手中,并低声说:“交张秀贞(难友,此时已出狱)。”第二天,刘石人专程进城,将小包转交给张秀贞。原来,这是狱中难友为了使蒋介石在释放政治犯的问题上无可抵赖,拟的一份渣滓洞、白公馆在押300名政治犯的名单,准备由刘石人带出后转寄香港报纸刊登。可惜,这份名单在寄往香港时,被邮检查出。徐远举闻迅大怒,下令层层追查,把渣滓洞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查出个名堂,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除了送信以外,刘石人还自己拿钱买食品和药物给难友,他还利用自己医生的职权,开了不少保外就医的证明,使部分难友得以出狱。

解放后,刘石人被安排到西南农业大学卫生科工作,1980年病逝。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党委宣传部 华岩校区电话:023-68610139 合川校区电话:023-42860227      

华岩校区办公室:综合楼901室 合川校区办公室:行政楼217

技术支持:信息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