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关于红岩|公告动态|陈列展览|红岩精神|红岩班|志愿服务
网上红岩
  红岩春秋
您的当前位置是: 首页>>红岩精神>>红岩春秋>>正文
 
 
周公馆门前的弃婴
2019-11-19 12:30  

1939年春,邓颖超通过熟人介绍,用周恩来的私人名义租下了曾家岩50号作为中共中央南方局和八路军重庆办事处在重庆城内的办公及住宿场所,从此,这里就成为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前哨阵地,成为延安在国统区和大后方的窗口。因为周恩来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国统区的一般民众就把曾家岩50 号称为“周公馆”,把周公馆看着是中国共产党在陪都重庆的代表机关。

1940年初冬的一天清晨,从延安奉命调到重庆南方局工作不久的广东女青年张颖像往常一样,早早地去打开周公馆的大门,准备扫地做清洁。初冬的寒风裹着一阵薄雾袭来,张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突然,她眼前一亮,看见大门外的石板地下放着一个白布包袱。“噫!这是什么东西?”她急忙弯腰把这个白布包裹拿起来一看,里面竟是一个刚出生一两个月、极度瘦弱的小女婴。

张颖连忙把这个包袱抱回周公馆,将此事向邓颖超作了汇报。这时,住在周公馆里的几个年轻人闻讯后都聚集在救亡室来观看这个婴儿。他们检查了包裹婴儿的襁褓和婴儿本身,婴儿本身外观上没有任何天生的缺陷,襁褓里也没有留下任何纸条。有的说这个婴儿可爱,有的说难看,有的说留下来,有的说还是放回去……。大体上几个男青年如龙飞虎和祝华主张把小孩送出去,而全部女青年如张颖、陈舜尧、刘昂、龚澎等人则主张把这个女婴留下来。大家争论十分激烈,莫衷一是。 襁褓中的婴儿敖嗷待哺,哭声凄厉,可怜的小嘴不停地翕合蠕动,焦急地寻找着妈妈的乳头。极度虚弱瘦小的婴儿又冷又饿。张颖急忙找来温水让她吮吸。 这时,邓颖超走过来抱起婴儿轻轻地摇着。她说:“你们都还年轻,没有生过孩子,也不一定能够理解,一般说来,不到万不得已,一个妈妈是绝不会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然而,这个孩子的妈妈为什么要把她的孩子放在我们门口呢,她不就是冲着我们共产党来的吗?人家知道这里是周公馆,是共产党人住的地方,她相信我们,把孩子放在我们门口,就看你共产党收不收留?如果我们不留,别处也不敢要,人家就会说你共产党不讲良心,不讲人性,没有道德,不懂怜悯,不正应了有人说我们共产党是洪水猛兽、六亲不认吗?”

周公馆里的年轻人都认真地听着。邓颖超轻轻地摇着怀里的婴儿,说话的口气一转:“当然,我们也不排除是特务坏人所为,他们就等着看你共产党留不留。倘若不留,国民党就会说共产党没有人道,见死不救。我们共产党员也是人,即使是这样,我们也首先得讲尊老爱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我们共产党人更要把人民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不要因为这件事情小,我们就不去做,这就是一件关系我们共产党人身誉和影响的事。” 周恩来得知这件事后,也主张把这个女婴留下来,他还专门抽空看了几次这个小女婴。

望着这个可怜的小女婴,大家决定先暂时把她留下来。刚到周公馆工作不久、当时才18岁的张颖带头拿出自己微薄的津贴给孩子买布、买食品,做衣服,做裤子,喂这喂哪,几位女同志、祝华和龙飞虎等男青年也将自己的津贴倾囊而出。大家轮流着照看,几天过去,眼见这个婴儿有了一线生机。邓颖超和周公馆里的年轻人都十分庆幸,感觉做了一件道义上的善事,他们还给这个婴儿取了一个名字叫“小幸”,祝愿她健康成长。由于当时大家的工作都十分繁忙,后来大家觉得老是这样也不是办法,就商量决定把这个女婴送到化龙桥乡下一个老乡家里帮忙喂养,大家集资每月给这个老乡一些费用,张颖等人每隔一段时间还去化龙桥乡下看望这个孩子。 可是,由于这个婴儿太小太弱,老乡家里的条件也不是很好,三个月后,“小幸”还是不幸夭折了。周公馆的年轻人请附近的罗木匠做了一副小棺材,将她葬在了下曾家岩嘉陵江边的山坡上。

1978年和1985年,邓颖超曾两次亲口对笔者谈起过此事。2011年1月12日,当笔者在北京采访90岁高龄的张颖大姐、向她求证此事时,思维如年轻人一般敏捷的张颖大姐连声说“有这事,有这事。”在她又给笔者讲述的这段70多年前的往事中,她又增加了许多细微的情节和故事。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党委宣传部 华岩校区电话:023-68610139 合川校区电话:023-42860227      

华岩校区办公室:综合楼901室 合川校区办公室:行政楼217

技术支持:信息技术中心